吕玲珑
    http://lvlinglong.artron.net/
    吕玲珑
    出版了第一本个人摄影画册《稻城》... 1996年..
    作为摄影界第一人,创造了首次徒步... 1997年..
    发现太阳谷,并将完成大型精装画册... 2000年..
    发起并组织了影响深远的"纵横祖国五... 1986年..
    发现稻城亚丁... 1995年..
    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是四川省青年... 1982年..
    艺术家亲自认证,二唯码身份;真迹、赝品,一键便知标识
    艺术家作品随时查阅,图文资产随时调用
     
      搜索:
     
    《圣地稻城·亚丁---蓝色星球上最后一片净土》 前言 
     
    作者:曲径 发布时间: 2007-08-13 17:20:00
     
     

      在距今大约两百万年前,地球上的两块大陆:欧亚板块与印度板块在漂移中发生了大碰撞,自然界由此引发了一场惊天动地、气势磅礴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在古特得斯海的一片汪洋之上,横空出世般地隆起了块年轻而又高峻的山地,它迅速地成长为“世界屋脊”,形成了除南北极以外的地球“第三极”。我们这个蓝色的星球上从此站立起了一系列高大雄伟的山脉和一座座气象万千的冰峰雪岭。在青藏高原南缘、横断山脉东侧的莽莽群山之中,俄三座相隔很近呈三角形排列的雪山显得格外醒目,它们就是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稻城县境内的三座神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

      度过了寂寞漫长的冰期,覆盖着大地的冰川开始消退,沉睡万年的三座雪山仿佛从冬眠中苏醒,于是雪山脚下就有了河流、湖泊、森林、草地,也有了动物和人类的栖居。与此同时,自然界还在这里留下了另一处奇迹,那就是“稻城古冰帽”——青藏高原上最大的古冰体遗迹——面积达3287平方公里、分布着1145个高山湖泊的海子山。北部的海子山与南部的雪山幽谷,以及中部宽阔的河谷、草原,构成了稻城的基本地貌和原始生万言书,也使今天的稻城在7323平方公里的幅员面积内,就拥有了两个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即亚于自然保护区和海子山国家地质公园。

      簇拥着青藏高原的座座雪峰,就像是围绕着母亲身边的儿女,稻城的三座雪山之所以能在众多的兄弟姊妹中脱颖而出,皆因其具有秀外而慧中的优秀品质。“秀外”源于自然造化,丽质天成;“慧中”则得益于“佛主”的恩赐与点化。

      史载公元8世纪时,藏传佛教的传入者莲花大师为三座雪山开光,并以佛教中降妖伏魔三位一体的菩萨:观音、文殊、金刚手分别为三座雪山命名加持,北峰仙乃日为观世音菩萨,海拔6032米,它像一尊大佛端坐莲花宝座,看上云雍容华贵,仪态万方;南峰央迈勇为文殊蒴萨,它与央迈勇好似一对孪生兄妹,高度相同却有着不同的神韵,它状如一只展开双翼振翅欲飞的雄鹰,显得威武刚毅,气度不凡。藏语将它们统称为“念青贡嘎日松贡布”(意为“终年积雪不化的三座护法神山圣地”),佛名“三怙主雪山”,在佛教二十四圣地中排名第十一位,“属众生供奉朝觐积德之圣地”。在方圆上千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还有数十座角峰众星捧月般耸立在三座雪山周围,它们都有自己的名字,分别代表佛教中的众神。在当地藏民的心中,这里就是至高无上法力无边的圣殿神坛。

      出于对神灵的敬畏和崇拜,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对神山区的一草一木都珍爱有加,禁猎禁伐,使这里所特有的横断山系自然生态系统得以完好保持,成为青藏高原上不可多得的物种基因库和自然博物馆。而三座神山俨然是这里的主宰,它以上苍赋予的慈爱与博大守护着这方土地,惠泽着它的子民。多少世纪以来,在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空间里,人神同在,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相互依存,在日月轮转中生生息息,共度着与世无争的山中岁月。

      直到20世纪初叶,一个叫约瑟夫·洛克的外国人的到来,第一次打破了这里的平静。这位原籍奥地利的植物学家,在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的资助下,从1922年起在中国的西南部进行考察。据他发表在1931年7月的美国《国家地理》上的文章称,1928年6月,他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与他的马队从木里首次进入了“在地图上还是空白”的“贡嘎岭地区”,看到了被当地人尊为神山的三座雪山,采集了上千种动植物标本,并且用黑色和自然色胶片拍摄到了那里“无与伦比的壮丽景色”。他由衷地感叹道:“在整个世界里,还有什么地方有这样的景色,等待着摄影者和探险家的!”

      洛克的文章在西方世界引起了极大的关注,也激发了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灵感,他在1933年出版的小说《失落的境界》(又译为《消失的地平线》)中,以洛克的考察日记为蓝本,描绘了一个名叫“香格里拉”的世外桃源般的理想国,它立即成了当时处于经济危机和战争阴影下的人们精神上的安慰剂,一时间在西方兴起了一股回归自然、寻找香格里拉的文化浪潮。

      然而,关山阻隔,战乱频仍,在那样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代,洛克的地理发现并未给这个偏远闭塞的地方带来任何改变。在他离去之后,这里通往外部世界的大门又再度关闭了,三座美丽的雪域神峰很快便被遗忘在了神秘中国的一隅。它们仍然只属于神山区中惟一的村子亚丁村的村民和那些虔诚的转山朝圣者。

      等到人们重新认识它时,时光已流过了半个多世纪。1995年那个看似平常的秋天,一位常年奔走在西部荒原的中国摄影家偶然闯进了这块神的领地,发现了这颗遗落深山被岁月尘封的明珠。他深深地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撼,也为我们今天的地球上还有这样一方梵天净土而激动、庆幸,这里的自然人文所蕴含的那种原始纯真、质朴深沉的美,使他如醉如痴,欲罢不能。这堪称世界级的景观资源是人类的瑰宝,应该让更多的人们来共享。于是,在出版了第一本稻城画册之后,他又多次地重返稻城,像一个辛勤的采珠人那样,一次次潜入海底,精心采撷,当他终于浮出水面,将自己丰厚的收获汇集在这里,我们便看到了他镜头中的另一个稻城。

      2003年春节于成都.


     
    (新闻来源:艺术家提供)